项天凉_第十一章 这什么天,下什么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这什么天,下什么雨 (第1/3页)

  欧阳风驰拿着手里的密信,笑着一张老脸硬是挤出了一个酒窝,手腕一抖,手里的密信燃烧出淡蓝色的灰烬。

  “好一个家伙啊!”看着手头上翩翩起舞的淡蓝色火焰,欧阳风驰两眼放光。

  作为一个用剑挑起整个东南江湖的老头子,欧阳风驰对于那位常年在中西部杀的血流成河被誉为剑道魔魁的八门客卿林逸白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曾经公开发言,要是有一天,他欧阳风驰会弃剑不用,缘由无他,只是不想和那个杀妻灭子的糟老头被誉为扛鼎剑道一起丢这个脸。

  一个剑客,真要有弃剑不用的那天,那得是多么痛的领悟,由此也可见得,这位东南武林霸主,对于那位西部武林扛鼎的林逸白没有丝毫的好感并不是江湖说说的,甚至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了,要是不是碍于大家都是剑道一途上的面子,恐怕,这江湖使剑的老头子,早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老头了。

  “真当我剑道一途无人了不成?一出手就是这般,这脸还真是好多年没有这么的疼过了啊。”

  欧阳风驰下意识的用手摩擦着自己的右脸,长吁短叹了一番,脸色也阴晴不定,他这一生除了年少时期被他那老父亲打耳光之外,真正能够被称为打脸侮辱的就只有一次,就是那一次,他跪在老祖宗的灵位前,忏悔了一宿,然后奋发图强,才有了如今。

  而如今,剑道一途中百年来能够被称为硕果的两位,现在就只剩下一位了,坐在剑道最为巅峰的老人,淡蓝色火焰的手向后一挥,火焰瞬间凝聚成一柄实质的剑刃,瞬间便是划破身后百介空间,转眼便是没入无限的空间流动中,就如同昙花一现般。

  在一处,漆黑的空间,这里的空间周围泛动着一缕缕肉眼难以识别的涟漪,这是一片被封锁了的隐秘空间。

  猛地闪烁出一点光亮,看似一点火焰,却是照亮了一大片的空间,随着淡蓝色火焰剑刃的越来越近,一位全身赤裸的年轻男人出现在火焰的前方。

  或者说是火焰出现在年轻男子的身前才确切,因为下一瞬间,在年轻男子抬起头颅露出一个诡异微笑的时候,不等笑意泛起涟漪,火焰剑刃划破胸前肉体的嗤嗤声刺透人心的响起,如同烈火在烤炙着肥肉,而肥肉表面还沾满着数万只油滋滋的蚂蚁一般。

  嘿嘿~~嘿嘿~~~嘿嘿~~~~啊~~~~~~~~老匹夫~~~~!!!!!!!!!

  无尽的隐秘空间中,撕心裂肺掩盖不住那来自人间地狱的炙烤声。

  “嘿嘿~剑道上下五十年?在我眼里,弹指一挥间罢了。”欧阳风驰心情大好,冽起的嘴唇一角,仿佛是听到了那透人心凉久久不能平静的炙烤声。

  “父亲,你找我?”欧阳晓恭敬的站在欧阳风驰的身后,作为未来两剑阁同时也是东南江湖未来的掌舵人,欧阳晓身高八尺,长有一对横眉怒目,就是对人笑,也让人感觉到凶神恶煞。

  “你去月牙庄走一趟。”欧阳风驰没有转过身,对自己这个儿子,他很放心。

  “是。”欧阳晓躬身,不问为什么,正要转身离去。

  “晓儿,你记住,这次齐鲁武林大会,潇潇代表我们东南武林,在明,你作为兄长,在暗,这次本不想让你提前出关的,事情出了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