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在哭泣_第八章 变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变故 (第1/3页)

  “你爸在医院躺着,还不能动。”卢叔顿了顿,接着又说道“诠儿啊!你要坚强些,家里有我和你婶帮着照顾,你要好好的读书啊,给你爸争口气。”然后又接着说道,“你们不是准备考试吗?所以你妈没有告诉你,想等你好好专心复习把试考好。”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了?”

  “上个星期五。”

  上个星期五,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妈妈居然把它藏住了,这种克制力和坚强的意志是无法想象的。陈诠在想,我也要坚强,妈妈也需要安慰。

  “妈妈,你出来吧,我不会哭的。”

  “妹子,出来吧,相信孩子的话,一家人要团结在一起,才能度过难关。”

  妈妈擦着眼泪从屋里走出来,“钱儿啊,不是妈妈故意隐瞒你,只是怕影响了你的学习,你可是耽误不起啊!”

  “妈妈,我知道,我也会像你一样坚强的。”

  “我爸的最后结果会怎么样?”

  “可能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天啊,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啊,婆婆的身影才从妈妈的视线中刚刚结束,现在又来一个爸爸。妈妈呀,老天对你太不公了。

  “妈……”陈诠长声喊着,一下子扑到了妈妈的怀里。不是扑进妈妈的怀里,是一把抱住了妈妈,妈妈的怀里早就装不下诠儿了。

  不知什么时候,母子才从这悲痛中醒过来,卢叔已经走了,留下一袋水果。

  “妈,我想看我爸。”

  “明天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把卢婶换回来。你卢叔和卢婶自从你爸出事以后,就一直在帮着我们,还有你么爸么婶,如果没有他们,我早就挺不住了,你卢婶还在医院替着我呢。孩子,要知道知恩图报啊!”

  “妈,我一定要报答你!”陈诠说得很坚定。

  陈诠躺在床上,好像觉得全身有点冷,这大热天的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枕头也显得很硬,脑袋转来转去,也没有找到暖和的那一点。青蛙的叫声也很烦人,“呱呱呱……呱呱呱……”没完没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止。陈诠把被子盖在头上,可又觉得喘不过气来。这是怎么了,原来是数着青蛙的“呱呱呱……”进入梦香的。陈诠觉着不对劲,难道就这样就被击垮了,脑袋只觉得“嗡嗡……嗡嗡”的。

  爸爸躺在床上,好像比原来小了一半,瘦削的脸更瘦了,胡子也长长了,浓浓的。

  “爸爸。”

  爸爸没有作声,一动也不动的,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陈叔,我是洁儿,我来看看你。”一起来的还有卢洁。

  爸爸把眼睛睁开了,可是什么话也没说,眼里贮满了水。

  “他爸,孩子们都来看你了,你说点啥啊!”

  寂静,沉默。

  “爸,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把你的心理话同我们说说,会好过一点的。”

  任由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