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在哭泣_第六章 平凡的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平凡的人 (第1/3页)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一直在下雨,这雨从昨天就开始下了,中午的时候下得更大,等雨小了一点,陈诠才出门,家里没伞,只是搭了一块塑料皮。路有点滑,陈诠把裤子捞了起来,任脚在泥泞中滑来滑去。前面一点是同村同班的同学卢洁,她的成绩也很好,也像自己一样不爱说话。陈诠看着她背一个大包,加快几步跑上去。

  “把包都给我,你后面慢慢来。”陈诠从卢洁身上接过包,往前走了。

  等他赶到河边,正好有一条船下来,这是一条机动船,这个船老板原来也是打鱼的,同陈诠很熟,陈诠帮拉过船,打过鱼。看到陈诠在雨里淋着,就主动凑了上来,“要上学啊,我捎你一段,不收你钱。”这种机动船还是新事物,在河里也只有一两只,一般是拉拉货物,也拉人,赶集的时候主要是拉人,从陈诠他们这到镇上一人要1元钱。更上游的要一元伍角呢。

  陈诠说“我们是俩个人呢。”

  “是不是小媳妇,如果是,也不收你钱。”全船的人使劲在笑,笑得船都在发抖。

  陈诠知道,这些船夫,孤零零的一个陪着小船,凡是能找乐的乐子肯定不会放过,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等船工架好了木板,卢洁也赶到了,他们一同上了船,可是笑声还是不止,有的人还在指指点点。

  船很挤,后面都坐满了人,有的还站在船尾,所以陈诠只有带着卢洁走到船头,只好站着。

  “想不想驶一段?”船工对陈诠说。

  “我不会啊。”陈诠回答道,说心里话哪有不想的,但看到有这么多人,只好接着说,“等你拉货的时候,赶上了。”

  一个浪头打来,船使劲晃了晃。这时候整个船都沉寂了下来,没有人再说笑。平时看起来任意在河里驰骋的它,今天看起来真像“一叶扁舟”。起了一阵风,船晃得更厉害了些。陈诠向卢洁的地方靠得更近了。

  人们注视着前方,河上漂着从上游冲下来的烂木棍,还有各种杂物。开始一段也有,但可以绕过,可是眼前太多了,让都让不开。发动机发出了不一样的声响,船在原地不动了,又起风了,浪子夹着杂物向船打了过来。

  突然,船好像挣脱了束缚,一下往前冲去,站在船头和船尾的一时把持不住,有五六个人掉下河里去了。等陈诠伸手去抓卢洁的时候,卢洁却箭一般的射向了水里。

  陈诠扔下手里的包裹,向着卢洁的方向一纵步跳了下去,浪子夹着木棍等杂物打了过来,陈诠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但他马上镇定下来,看了一眼河面,除了杂物,什么也看不到。陈诠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在水里一个劲的乱摸,终于一个娇小的身体被自己抓到了,他揽住她的腰,浮出了水面,然后托着她向船游去,船上的人纷纷伸出手来迎接,陈诠把人交给了他们。又向落水的地方找去,又找到了一个,他已经被漂浮在水面的木头砸晕了……

  水面死一般的平静,那一根根糟木头就像一条条鳄鱼一样正张开着血盆大口,想把这里的人们都吞下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