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在哭泣_第四章 读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读你 (第1/3页)

  以前村上的人要过河,有一条小船在河边,可坐五六人,当然有时候也会做十来个人,按村里的人的想法,即使是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村里的除了婴儿和太小的小孩除外,任何人,任何人都会水,也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栽在这条温顺的大河里,可是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让人不可想象,在水里玩了四十多年,村子里玩水的第一高人,在1989年7月19日这天,躺在了村子下游的十几里的沙滩上。而且是全家四口,还有两个远方的亲戚。大女儿考上了中专,所有的亲戚来庆贺,准备一家人带着出去逛逛省城,本来头天就要走了,可是天下大雨,没走成,大雨下了一整天,第二天雨才小了点,他们便上路了,水很大,确实很大,这是后面的人总结得来的,这才是这次悲剧的唯一的理由。但村里人还是没明白“即使欺山也不要欺水”的道理,你不把他放在眼里,它有时也会发怒,只要发了怒,就可能无法挽回了。在那次事件以后,政府干预了这件事,要求渡船必须归私人所有,找有经验的老船工来驾驶。收费,每人每次五角,如果是在河对岸那就得一元。开始还坚持得好,慢慢的,又变成在没有船工的情况下,自己驾着船就过去了,因为没有多少人来往,船工也难得坐着等,远远的打鱼去了。有一次水大,船又翻了,幸亏抢救及时,没一人伤亡。此事不知怎么又被政府知道了,不得不又下一道令,雨季天,也就是七——九月必须由船工来划船,如果船工说水太大不能过就不能过,任何人不得违令,这三个月船工的收入由政府来补助。

  就算是现在仅过了不到三年,人们又忘了,小船在河里,就像一张树叶漂在水里,到河中间时简直无法驾驭,可是人们还是我行我素。老船工不在的时候,一样的有人把船划到对岸去,真是太不把这条河当一回事了,船就停在岸边,划船的王大爷没在,当然,一般情况是坐船的人少,会等一会儿,等多了再一起过去,王大爷家离河边不远,他没事的时候就在家帮做一些家务,等有四五人了,他才下来。当然,如果有什么急事,就是一个人请到王大爷,他也乐意帮一个忙。怕就怕王大爷到地里去了,那可得到地里请。当然,有三次是从不延误的(大水天除外)。一大清早,中午和傍晚。所以人们基本上也是按点来回,也不愿意麻烦王大爷。

  下船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口袋,钱还在,就放心了,心里还在想会不会是其它纸吧,干脆拿出来看一眼,证实证实。是钱,心里踏实了,又把钱装进了口袋,一会儿,又做出决定,还是把拿在手里,保险。于是,小跑着,嘴里哼着歌,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嘿,怎这么高兴呢?去哪儿呢?”同他打招呼的是张雪莲,她正端着盆从墙角处冒出来,双脚叉开像个圆规,钉在了路的中间,陈诠赶紧把拿钱的拳头攥得更紧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